0369-360804445
当前位置:主页»解决方案»

化工外贸突围困境 业内:明年化工产业不乐观

文章出处:新利luck 人气:发表时间:2024-02-06 04:08
本文摘要:环保高压引发上游原材料成本上涨,在产业链下游的化工外贸产业迎来了最焦虑的时期。今(2017)年的场子冷清了些。多次参加过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简称广交会)的人几乎都有这样的感受。 广交会是中国对外出口行业例会,每年初与年末在广州琶洲会展中心举行。广交会号称全球最大的进出口交易展会,其成交额直接反映了中国进出口行业的晴雨表。 对于我国2017年下半年的化工出口行业来说,这是个阴雨连绵的时期。

新利luck

环保高压引发上游原材料成本上涨,在产业链下游的化工外贸产业迎来了最焦虑的时期。今(2017)年的场子冷清了些。多次参加过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简称广交会)的人几乎都有这样的感受。

广交会是中国对外出口行业例会,每年初与年末在广州琶洲会展中心举行。广交会号称全球最大的进出口交易展会,其成交额直接反映了中国进出口行业的晴雨表。

对于我国2017年下半年的化工出口行业来说,这是个阴雨连绵的时期。堪称史上最严的中央环保督察从2016年1月在河北展开试点开始,到2017年4月份进行的第二轮26+2城市的环保督查,被督查的企业几百万家,环保不合格率高达近七成。

其中,绝大多数整改对象聚焦在产业链上游的石化、煤化、无机化工的中上游产业。而这些与大宗商品价格息息相关的产业,将化工原材料价格推涨至十年来最高点。

对于生存在下游化工出口行业来说,上游高昂的成本极大地压缩了下游出口的利润空间,行业陷入一片焦虑。接单是找死,不接就是等死。一位参加广交会展商感言,唯一能做的就是苦苦等待。

环保督察、价格上涨、产能过剩,中国化工外贸商迎来了最焦虑的时期,或是观望,或是突围,成了当下最无奈的选择。有市无价我想买三个集装箱的硫化染料,但是没想到跑了那么多展台都说没法给我报价。

来自埃及的采购商MohamedAbdurahmanElraies(以下简称Mohamed)无奈地表示。在埃及经营染料厂的他,每年需要大量的硫化钠作为染料中间体,带着丰富的采购需求,他兴致勃勃地来到了广交会,希望在中国找到稳定的供应商,然而现实却泼了他一盆冷水,尽管在广交会化工展区有三家硫化钠供应商,却没有一家展商为他报出价格。

不是我们不给价格,是现在根本给不了。山西焦煤集团南风化工(以下简称南风化工)业务经理陈超表示。

Mohamed的境遇并非特例,2017年广交会化工展区,前来采购的客户源源不断,成交量寥寥无几。在南风化工的展台看到,这家以奇强洗衣粉为品牌下游产品享誉全国的公司仅仅摆放了几块宣传板和几个微缩的产品照片。因为环保督察,南风的主要生产线原煤混合芒硝(十水硫酸钠)生产硫化钠的工艺由于排放等原因被环保部门要求责令整改,而具体什么时候恢复生产,还没确切消息。

作为中国硫化钠行业的鼻祖,南风集团决定了国内近5万吨/年硫化钠产能,而对于年出口量约20万吨/年的硫化钠产业来说,南风化工的停产,直接导致了硫化钠上游价格的上扬。仅仅一年时间,硫化钠就从2016年下旬,每吨2100出厂价直接上扬到3700/吨左右。南风的境遇只是整个产业的一隅,毗邻东海的山东省在化工对外出口上有天然优势,但其石油炼制及石油化工行业由于长期以来不达标排放的诟病,使得山东地区众多石化炼厂也未能在环保督察中幸免,在此轮长达近2年的中央环保督察过程中,大量企业被责令关停限改。

随着采暖期到来,山东境内中石化集团齐鲁石化、淄博鑫泰石化、山东清源石化、齐旺达集团、齐翔腾达化工均被要求在2017年12月1日至2018年2月28日限产50%。而国内诸多煤制甲醇项目也被要求限产。

上游煤制甲醇项目的限产,今年甲醇价格由1600元上涨到3500元之多,而酒石酸甚至一天能涨1000美元/吨。玄通上乘业务经理李硕表示。公开资料显示,受环保督察的影响,TDI涨幅达240%、钛精矿涨幅达154%、MDI涨幅达153%、丁二烯涨幅达107%。乙二醇涨幅为78.6%、己二酸的涨幅为76.4%、钛白粉(金红石型)涨幅为75%。

你看外商咨询的很多,但是广交会五天下来能成交三单就算不错了,三聚氰胺上游涨价已经超过200%,超过了绝大多数客户的预期,问题是,能不能按时发货,能不能生产,这些我们都不敢保证。多年从事山东炼厂三聚氰胺出口的外贸负责人张甲(化名)表示。下游外贸商的焦虑明年的化工产业我是不乐观的,尤其是你在下游的话。

山东卓创资讯集团高级副总裁杨向宏表示。化工出口和别的产业不一样,上游企业往往属于重资产领域,需要银行贷款支持。在产品销售中,上游厂家更看重现金流。

但是,国际贸易中,海外买家多数付款方式为L/CSight即信用证的支付方式,即订立合约,货到付款的方式。即期信用证对于上游企业来说,会产生空账期,有些甚至账期持续时间较长,对于重资产领域的上游化工厂来说属于应收账款范畴,不利于未来申请贷款和偿还银行贷款等。

假设海外采购商要买中石化生产的纯苯,但不可让中石化提供账期,这样就需要一个能够承担账期的企业。而国内下游外贸企业往往采取全款支付的形式,所以大多数上游厂家则把出口权全权委托交给了外贸商,或者单独成立下游外贸公司,这样资金链与上游厂商独立开来。所以化工产业的对外出口中,数以千计的下游外贸企业成为化工产品走出国门的半壁江山。

然而,化工原料的价格根本上还是决定于上游的供求关系,相对于轻资产的下游的出口商来说,在价格上并不具备决定权,是化工产业链二八定律的弱势一方。对于上游企业来说,环保督察造成的化工原料供不应求的局面,为上游厂家提供充足的涨价的理由,上游生产已成为了暴利行业。例如,从事钛白粉经营的龙蟒佰利公司2017年上半年实现归母净利润13.1亿元,同比增长1742.3%。与上游亮丽的成绩单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下游外贸商的焦虑。

化工产业上游具有资源垄断和地域性,但下游是完全市场化的红海。由于同质化严重,价格是海外买家考虑的首要因素。外贸本质上是挣取差价,上游的价格越高,我们下游承担账期风险越大,也就是更高的应收账款。

但客户又要得很着急,所以接单也不是,不接单也不是。三聚氰胺外贸商张甲说,因为价格比较高,客户也变得越来越苛刻,他们连出口能退多少税都算的清清楚楚,一个客户往往会比较三个供应商才下单,这个时候大家都在拼价格。业内人士认为,造成化工外贸产业现状的根本原因是我国化工产品走出国门之时,仍然面临着竞争力不足的现状。

联合惠农农资(北京)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学农说:国际尿素主要以天然气为原料,成本相对较低,而我国的尿素则主要是以煤炭为原料,成本较高,也就导致了我国尿素在今年出口量下降。印度近期的尿素招标价格只有200美元/吨左右,折合国内出厂价仅有1200元/吨,远远低于国内市场价格,这对国内企业来说,是不能接受的,所以只能出局。转型阵痛2017年年底前的一天,新疆哈密巴里坤县某会场内正在召开一个政府企业的闭门研讨会,主题是关于政府发布的化工园区搬迁文件。因为搬迁成本让企业难以承受,故遭到了一些来自民营石化、焦化企业的负责人的联名反对。

经过多次探讨,最终企业和政府达成了协议,最晚于2020年前搬迁,而政府将为企业每家提供100-300万元不等的环保改造搬迁补贴。对于一个年收入不到1000万的企业来说,搬迁到没有水源的地区,仅从天山引水就要花费2000万元。对此,巴里坤某民营石化负责人有些无奈地说:现在环保支出在我们总成本中就占据了1/3,所以只能提高产品价格。

面对上游的接连涨价,下游企业正面临着生死考验。卓创资讯高级副总裁杨向宏认为:从整个行业发展方向来说,中国化工产业的根基不在于上游的基础化工产业,而在于下游,大量使用化工原料的产品,是那些我们看不到,但我们衣食住行都能接触到的产品。目前整个产业正在迅速提高集中度,未来,在化工行业可能会出现垄断的情况。但是从另一角度讲,涨价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国内化工产品的转型升级,产品质量提升。

大趋势下形成的倒逼机制,既是压力更是动力,迫切需要公司加快创新步伐,着力培育适应能力强、作业效率高、使用成本更低的化工产品,来积极应对新常态和激烈的国际市场竞争。从事硫化钠制片设备研发的西安一航航空动力技术装备有限公司总经理闫永发认为:对于外贸产业来说,上游企业的兼并不见得是坏事情,毕竟,中国许多能源化工产业还存在很多小、散、乱的局面,整合可以提高行业整体实力,这对中国化工产品走向世界是有好处的,但这会经历一个很长的阵痛期。


本文关键词:新利luck,化工,外贸,突围,困境,业内,明年,产业,不,乐观

本文来源:新利luck-www.funshareusa.com

同类文章排行

最新资讯文章

Copyright © 2005-2023 www.funshareusa.com. 新利luck科技 版权所有  http://www.funshareusa.com  XML地图  新利luck(中国)有限公司官网